北半球的十月,是秋天。
有人曾說,秋天是個憂郁的季節。
那我是應該要迎合這荒唐理論嗎?
很可惜,我身在的國度是常年夏天的。

距離上一篇網誌,快三個月了吧。
心也隨著時間,封塵了。

沒想到兩個月又十二天後的我,不再想他了。
好訝異自己竟能那麼快就把想念給戒了。
還是說,最初的我並沒有那麼的想念他?

又一次長篇大論地說著,這些有的沒的。
為的就是,實踐我剛剛所說的荒謬理論。

甩開裝憂郁的氣息,最近我是開心的。
哈哈哈,全全全全都是因為那綠色效應。
那位讓我每天都活力百分百的小綠同學。

每天都在期待能見到他,或和他說上幾句。
這就是我每天的動力,不然我早就翹課了。

我還好幾次夢見他噢。非常荒謬吧。
比秋天很憂郁還要荒謬的荒唐夢境。

我的預感告訴我,明天不會遇見他。


喬喬現在聽著:楊瑞代 feat.周杰倫《月光》

 


以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