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我第一次那麼靠近我的神。
還記得我第一次聽見五月天,是在我國小三年級。
那年夏天發行的愛情萬歲,讓五月天紅透半邊天。

我和我姊都是五月天的超級歌迷。
我們曾說過,一生中一定要看一場五月天的演唱會。
而就在十九萬八百秒以前,我終於兌現了這個諾言。

到了體育館我才發現我有多麼的渺小。
為五月天如此瘋狂的人,原來是那麼的多。
但不用親眼看見,這也是連雜貨店阿姨都知道的。

五月天那麼紅,喜歡他們的人怎麼可能只有我。
那時候心裡有那麼一秒鐘失落,然後覺得自己很傻。
為什麽要失落呢?阿信永遠都不會屬於我的啊。

五月天指定的藍色海洋,讓我四處尋找藍色熒光棒。
賣完了,一個不屑的廣東腔讓我在炎熱的天氣感受到跌入冰點的感覺。

熒光棒賣完了,那瞬間覺得自己更加地渺小。
顯微鏡下的細菌都快嘲笑我的無能。
真對不起,我連為你的演出而揮舞熒光棒都做不到。

一直在尋找的幸運,竟然碰上我們了。
坐我隔壁的姊姊有一雙手也拿不完的熒光棒。
我男友鼓起勇氣跟她借,起初是要高價買了它的。
她讓給我們,我們真是開心到爆表爆慘了。

但音樂太大,我都聽不清其實她是給我們還是借我們。
看著沉睡在抽屜的藍色熒光棒,這個疑問還是在盤旋。

在不遠處的舞台上看到你的身影,我是有多麼的激動。
全身的細胞在跳躍著,心跳頻率竟是音樂的節奏。

戴著墨鏡唱著開場曲春天吶喊,你是世界上最閃耀的。
就算要我相信太陽的光芒都比你遜色,我都不會懷疑的。

最喜歡你雙手緊握麥克風,緊閉雙眼演唱的時候。
跟你聲嘶力竭熱情地搖滾時一樣有魅力,還多了一分溫柔。

聽見《生命有一種絕對》的前奏時,趕緊播了越洋電話給姊姊。
這首歌很有意義,也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歌。

還有我的神,你也唱了我很喜歡的《溫柔》。
間奏時你的獨白,還在我耳邊迴盪。
你說話的聲音,比這首歌還要溫柔。

mayday

『 我給你自由 我給你自由 我給你全部全部 全部全部自由... 』
這句讓我鼻頭酸酸的,眼淚卻沒掉下來。
到底是哪位幸運的女孩,讓我的神寫出如此動人的歌。

當你走向我的方向的時候,物理距離越來越短的時候。
腳的反應似乎比大腦發出的訊息還要快地奔向你。

我真不敢相信我和你,不到一米的距離。
該如何證明我眼前的你,不是經過衛星轉播再播映到熒幕上的你。

我伸出了手,想握握你那寫過無數讓我感動的詩篇的手。
就差那麼一點點,我就能感受得到。

最後我已忘了我的聲帶撕裂了多少遍,我還是用盡力氣隨著你的歌聲。
一起高唱安可的最後一首歌,『 我有我的路 有我的夢.... 』。

這就是那首在我國小三年級,讓我認識五月天的歌。
這就是十年前讓我有了音樂信仰的一首歌,《憨人》。

你問,十年後的我們還會不會看你的演唱會。
我毫無猶豫地大聲回答,我會的。一定會的。
你說過,你要唱到我們的熒光棒都變成拐杖的。

儘管我們是多麼地不願離開,卻總要曲終人散。
我的信仰,什麽時候還要給我個震撼的朝聖機會?


喬喬現在聽著:五月天《憨人》

, , ,

以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ince72001
  • 寫得好感人噢..我想我也能感受妳的感受。
    有好幾句我都很喜歡,這句讓我最有感覺。
    『我伸出了手,想握握你那寫過無數讓我感動的詩篇的手。』

    謝謝妳的“現場直播”,那時候一個人站在陽台仰望夜空的我,聽著《生命有一種絕對》,你知道我有多感動。

    下一次我們一起去聽五月天,好嗎?
  • 好,下一次一起去聽五月天。
    然後一定要摸到陳信宏的手手。xD

    以喬 於 2010/06/09 22:57 回覆